野生的夙渣渣

自削腿肉

「战争号角Warhorn」
虚荣戏组-组宣

这里是海希安城,夕阳映在残垣上,与海希安之井挥散出的蓝光相映生辉。这个古老的能量源泉能为技能与魔法二者提供惊人的力量。 然而,古井只偶尔释放这种能量。若想要独占这一能量,我们就必须通过战斗来夺取井水的控制权。
战争,在这里永远都是不可避免的话题。

总而言之,这是个很严肃的戏组。

1.强制月戏,允许请假,但请不要过分。每月会商量屠屏日期,遵循大多数人的时间,在指定时间没空的可以随时发。月戏梗可自选英雄台词(推荐)或组内给的梗,屠屏需配指定图片。十月梗为:偶遇。
2.群内欢迎皮上日常,偶尔皮下聊天也不禁止。
3.入组微审,首看空间,或许会抽查现对一两段日常,不崩即可。

432509⬅️我们是名朋组织,名朋,名朋!

现代au的话兰斯是律师,萨缪尔是家庭离异的小屁孩,靠写网络小说和更新博客赚钱?朋友(?)把正值叛逆期的小孩交给兰斯照顾。

梦中的婚礼,“黑夜的尽头是黎明。”
……太久没摸鱼,溜了溜了。

看到这一对了,唉,太喜欢……摸一个。

三张近期咸鱼,明天做完presentation就放假了,上来看看有没有北美服的同好能一起开黑。

[无授权翻译]胡子
#ggad#
*用糖罐子养着我的阿不思,六一快乐。
*这是一个格三岁和邓三岁的故事…儿童节当然是要发糖。
*原文地址放最后

“我觉得这挺适合我的。”青年在玄关的镜子前欣赏起自己来,他微卷的头发在清晨的阳光中泛着金色的光。

“你看起来像凯撒大帝,”当他懒洋洋地斜靠在门槛上时,他的挚友这么评论道,“到底是什么驱动你这么渴望让它长出来?”

“因为习惯上来说巫师都都有胡子,”他瞥眼镜子,指尖绕了个优美的手势。新胡须向下生长,很快在他脸颊边散开来,成为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络腮胡,“还因为我就是能做到。”又是一个手势,胡须消退下去,在他的上唇形成小范围的一簇。他在镜子里摇着头皱了皱眉,于是魔法胡子回到了原来的大小:“但很大程度上是为了——让你嫉妒,因为你还做不到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嫉妒你那没有一点价值的‘长出金色胡子的魔法’?某些人是要专注于‘真正的’魔法事业的。”

“好吧,或许你可以把你的那些魔法放到一边,而我真的要继续完成我今天的研究了,游戏时间留到明天——在亲爱的姑婆走了以后。”

“如你所愿。”年长一些的男孩忽然笑得弯下了腰,“你知道,这胡子好歹让你变得更有识别度了。”

盖勒特重新将视线落回镜子上,引以为傲的胡须已经被变成油彩一样的亮红色,他现在看起来像个马戏团小丑。

“阿不思!”一束魔法从他手中的魔杖中射出,直追他正要逃之夭夭的挚友。

“没打着!”阿不思的声音从过道尽头远远的传来。

“我没失手。”

**

“盖勒特——!”喊叫声回绕了整个戈德里克山谷,但如今居民们早已习惯无视这类声音。

一个声音从打开的窗户下传来:“长发公主,长发公主,把你的头发放下来。”

“这一点都不好笑,盖勒特!”

“确实,这是超级搞笑了。”

“滚蛋!”阿不思出现在窗台上朝下喊道。仅仅一晚,他获得了一个赤红色的一直蔓延到窗台下方的大胡子。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我根本剪不掉也剃不掉它,就算用魔法也对付不了。”

盖勒特偷笑,“别害怕,亲爱的长发公主。让我上去帮你。”

阿不思开始向后退,但他行动得太晚了。盖勒特挥了一下魔杖,阿不思的胡子飘起来垂出了窗外。

向下,

再向下。

直到这些胡须抵达地面,盘绕在盖勒特脚边。

阿不思马上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。窗台被盖勒特变成了一个缓冲用的软垫,以保证往上攀爬时阿不思被拉下来的身体——或是脸颊,能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抵一下。然后盖勒特就开始了。当他的脑袋跟阿不思达到同一水平线时,他将胡子绕在左手上以稳住身体,在阿不思面前挥舞另一只手,比作剪刀的形状从右边开始卡嚓卡嚓穿过胡须,胡须从他手腕的水平线上干干净净地落到地面。

盖勒特吹了吹他的指尖,温柔地梳去阿不思嘴边的毛发,然后将他的唇覆上了刚被清理完的位置。

…阿不思回吻了他。一边将他的恋人从窗外拖进来他一边不自禁地想:“也许,一会儿除了胡子外的事还有其他什么得说。”

end

http://download.archiveofourown.org/downloads/Lu/LucyS%20Malfoy/976872/Facial%20hair.html?updated_at=1387314860

[无授权翻译]grindeldore问卷
*近期急需吃糖,在Tumblr和AO3里疯狂扒拉,有喜欢的就翻出来。原文都在配图。


1.谁是大勺子?(从背后拥抱人那个)
-取决于谁更需要。有时候阿不思感到愤怒或有压力时,盖勒特会从身后将人拥住让对方靠得自己更近些。有时盖勒特在阅读或是工作,阿不思作为大勺子的角色可以让他安静下来做他想做的事。

2.谁先醒来?
-盖勒特。盖勒特睡得不久,所以他常醒得比阿不思更早。作为一个拥有兄弟姐妹的人,阿不思不会在意清晨屋子里的吵闹声。

3.对相互有昵称吗?
-阿不思会叫盖勒特chéri,cher,love
-盖勒特有时会叫阿不思darling,my prince

4.双方见父母会发生什么?
-这不会发生,双方对招灵都不怎么感兴趣。

5.争执后双方如何道歉?
-盖勒特很少道歉,无论在什么问题上。但他的道歉通常都会吓着阿不思,例如从身后拥抱后亲吻阿不思的脖子——毫无预兆地。
阿不思:我还在生你的气。
盖勒特:噢真的吗?真遗憾,那我猜我是时候走了。
阿不思:闭嘴,你个混球。
有时候他们会分开一阵,盖勒特会通过送玫瑰来作为给阿不思的道歉,上面有死亡圣器的符号但是没有署名。
-阿不思是更经常道歉那个,因为他也不想因此失去盖勒特。他有时也会用亲密接触来让盖勒特感到意外,或者没有事先说明地帮助盖勒特解决一些烦恼。

6.如果他们为人父母?
-那糟糕透了。
-他们的孩子将会是那个时期里出类拔萃的孩子之一,在能够说话时就已经掌握三到四种语言——阿不思和盖勒特在家里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时间在讲英文,其余时间在英语,瑞士语,德语和法语中互换——有时还讲俄语。

7.谁更擅长烹饪?
-盖勒特。阿不思经常被“到底多少糖才是太多糖”这样的问题困惑,所以厨房由盖勒特掌管。

8.谁更浪漫?
-盖勒特。因为他基本上没有束缚,他会尽可能地浪漫,让阿不思留下深刻印象,甚至有些作为根本不是阿不思能想象到的。例如,盖勒特热爱利用各种短假来给阿不思制造惊喜——法国,罗马尼亚,巴西,美国等等。某种程度上,邓布利多教授因为在霍格沃茨授课缺席次数太多了,学校不得不雇佣了一个助手来填补他空下的那些课。(当然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离开)

9.他们送对方什么礼物?
-阿不思送给盖勒特很多书,经常在第一空页里写上长长的,意味深长的赠言。
-阿不思第一次收到盖勒特的礼物时感到无比尴尬,因为他们附带着硕大无比的标价…有时盖勒特送他包装精美的pureblood trinkets(大概就是些难得的昂贵的东西,正宗的昂贵品?)有时盖勒特的礼物更像一种……体验。

10.谁更容易吃醋?
-阿不思。阿不思阿不思阿不思阿不思!我觉得这不需要解释了,看看盖勒特在神奇动物里是怎么对待克里登斯的。

11.谁更重视节日,比如圣诞节,生日之类的?
-阿不思总是对各种节日感到兴奋,在这样的日子里他可以运用高超的变形术来将东西变废为宝,然后送给他的朋友和家人。当然,他也知道对盖勒特来说,新年圣诞或其他各种节日都是用来联系自己的好机会。

12.谁更有冒险精神?
-盖勒特。盖勒特就是冒险的代言人。

13.谁更有保护欲?
-阿不思,但他希望自己不要将这些保护欲表现在当盖勒特威胁巫师界的时候

14.谁在童年时更可爱?
-好吧,他俩在少年时期都是小天使
-然而,我在一个现代au里写了盖勒特是个神秘,安静并且有着天才智慧的私立学校的一个男孩。而阿不思是咖啡店员,一周工作40小时且表现良好,是个公立学校的学生。他们在柜台上搭讪,盖勒特总是在店里呆到最后才走——特别当阿不思独自关店的时候,最终阿不思倾身去拿盖勒特的空咖啡杯时,盖勒特吻了他。
(我一定会找到这篇au的!!!)